黛玉笑了

水色幽灵:

《浸食》

Belial cn:水色幽灵

红茶 cn:大四海

摄影:梵战

I.KAGUYA:

2013/12 Diabolik Lovers

小森ユイ:Asuka
逆巻シュウ:花梨澤
逆巻レイジ:宇智波不二
逆巻アヤト:Sarako
逆巻スバル:伊・赫夜

Photo by 魂々


这次大菠萝内景可谓是衰神附体,外加长了法律姿势了_(:з」∠)_

好吧很无奈我承认我们粗的是深井病恋人,但是居然还遇到了比我们更深井病的人……

玩COS玩到现在,经历过无数次的宾馆内景,那么JP无语至极的深井病宾馆总经理头一次见。

走廊上不让拍就算了,连房间里都不让拍~(你难道深夜里每小时都来查房不成╮( ̄▽ ̄")╭  

不知COS为何物也算了,非死要面子打110来赶人,说有法律规定:酒店的访客必须晚上11点前滚蛋,除了登记的人其他人一律不准住在房间里。(话说真的有这条法律规定!!orz

TM警察蜀黍跑进来一看就说“他们不就是在COSPLAY么,你让他们拍拍么好来~”一副完全不想管的样子。

结果这事搞得大家完全没有心情再拍下去了,幸好我们的集体照在一开始就搞定了ヽ(;▽;)ノ事发后的CP照就各种orz,嘛~这个酒店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,至今印象很深的是在争执的时候,这个酒店经理对我们说了一句“我根本就不稀罕你们这种客人”呵呵~能说这种话的总经理是该有多丧失他的服务精神,也许这家酒店的客人很高端洋气,但是想送他一句话:COS圈里有多少土豪你懂么(笑

心神雷火:

ジョジョの奇妙な冒険 第6部 ストーン・オーシャン

空条徐倫 @ SHUN

photo&design @ 傀

M先生:

意外的百粉了(笑)

那就來個逗比的文州跟偷跑個王喻吧~

謝謝你們,希望跟大家有更多交流嘍^^


王杰希 CN 花枝

喻文州 CN M

秘封実験室:

❀冥界の櫻❀

西行寺幽々子:紫 魂魄妖夢:Meimo Photo from:蔬果肉肉DEE

去年暑假阿紫紫來妖都拍的照片,35度高溫酒店開房室內拍櫻花,感謝貝倫和Lisa在兩旁舉櫻花❤

提早一個小時在室內佈置,花和道具都是自己帶過去的,去到肉肉說了一句“我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帶那麼多東西來這裡”,還有你們不要再教阿紫紫說些奇怪的粵語233

正片還是慢慢來,東方的話我都比較花心思去後期所以都比較久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題外話+日常:

出東方的小夥伴真的越來越少,我問了好幾個都說出坑,一個人出也是的確提吃力_(:зゝ∠)_

估計東方還是慢慢來吧,其實剩下想出也不是很多了……

最近先讓我耍一下刀郎【比想象中的有趣】,大概是我第一次玩著類型遊戲,雖然臉很黑|||

就這樣啦~\(≧▽≦)/~以上





【COS正片】进击的巨人同人◆◆◆赌场paro◆◆◆艾伦·耶格尔单人

Lko:


#COS# 进击的巨人同人 赌场paro二刷 


艾伦:L子


PHX:caps lock


后期:自分+caps lock


设定:@Bokyo阿克曼


后勤:@阿蛋_切嗣胯下的痴汉 @撸与撸子的睡不醒 ←实在太感谢大热天的帮忙!!!




色调苦手orz我有些嫌弃我自己_(:з」∠)_













葬我以风【刀剑乱舞】【加州清光与审神者】(3)

流水纸。0:

 *加州清光X审神者。


*前篇请走:1 2 禁止转载。


*说好的没有爱情显然做不到惹qwq为加快感情发展速度,写了个很普通的桥段。但果然还是暧昧兮兮的嗯哼!啊真是少女心爆表!这个男人真是(¯﹃¯)喜欢请点个赞,谢谢^^


 


>>>


 


手忙脚乱地把那群叽叽喳喳的小短刀送入寝殿后,加州清光轻轻对他们道了声晚安,便退出头去,拉了门。


啊,一群小怪物。


作为审神者的近侍刀,又是第一部队的队长,加州清光的待遇自然会稍稍要好一些,因此休息在独立的寝殿。况且现在本丸才刚建立没多久,暂时只有他和鸣狐两把打刀,鸣狐性子内向,时常负责远征和整理材料,清光便因此自然而然地,担当起了照顾短刀弟弟们的任务。


UTA身为一个审神者,能力并不弱,这一点加州清光早先就能看出来。然而,她似乎偏偏好静,锻刀的频率并不高。闲暇时,会坐在樱花树下读书,更多的时候,她会和大家一起做一些日常任务,或是制作刀装给大家用。她似乎有着什么特殊的技艺,总能炼出特上级的金球。UTA是个很有计划的人,在面对强敌之时,比起战斗的胜负,UTA更侧重大家的安危,一旦失去了刀装或者有人受伤,她会酌情选择召回,这让本丸里的刀剑们从不会重伤而归。


因此,虽不是什么强大的队伍,但也是井然有序,有条不紊地慢慢发展壮大着。


加州清光松了口气,抬腿正要走,然而,就在那一刹那,心直口快的爱染国俊在屋内说的一句话,却让他刚刚松懈下来的心情,又生生地被吊起。


加州清光的手,竟是直直地定在了门框上。而本已经准备向后的步伐,也忽然停了下来。


金色的耳坠晃了几下,扫过他此刻微微泛起红色的脸颊。加州清光的眼色变了变,随即咬了咬嘴唇。随后,似乎是有些迟疑和不齿,他权衡了几秒,还是将耳朵贴在了门板上。


UTA看到加州清光的时候,他正低着头,神色慌乱地朝着自己的寝殿匆匆而去。


“诶呀!”


“抱歉……主将?”


加州清光抬了头,看见眼前揉着肩膀的少女。啊,想必是自己匆匆忙忙向前,不小心撞了她吧。


“清光你怎么了那么急……”UTA的声音闯入了加州清光的思绪,让他不由得又想起了刚刚爱染国俊的话。


“……主,主将对不起啊!”他手足无措,竟是不自然地鞠了个躬。少女一愣,随即掩了半颊笑了。


“哈哈,你怎么了,这般慌张。”


“啊……没什么。”加州清光移转了视线,抬手抓了抓耳朵。他自是知道不能把爱染国俊那小子的话告诉UTA,但这不代表他心里没有疙瘩。


“那……不着急睡的话,陪我坐一会儿吧,我从现世给你带了点东西。”


加州清光直起身子,却看到少女已朝自己招了招手,转身往内室走去。


诶诶诶!这是……要他跟过去?!然而,爱染国俊之前所言,却无疑如同一缕落入水中的柳叶,在他平和的心神上漾起轻波微涟。


“清光?”少女停下脚步,转头叫着自己的名字。


“啊?哦来了。”


 


>>>


少女挽起袖子,露出如玉的手臂。滚烫的沸水冲入茶壶,刹那间,一种加州清光不曾感受到过的香气溢满了整个房间。


UTA取出茶盏,到了一杯递给加州清光:“这个呢,叫做陈皮。是我从现世带过来的。这几天你似乎总咳嗽,想着这东西或许会有用,便来给你尝尝。”她单手撑头笑着,“最近真的谢谢你。带着那群孩子出阵,领着他们做好内番,晚上还要叫他们好好睡觉。辛苦你了。”


加州清光低下头,看着淡黄色的茶水,心里如同这杯中一般温暖。


原来,自己是这样被她看重,被她关心着的。


隐隐约约地记得曾经,那个人也曾喝茶,也曾如少女这样,穿着黑色的和服,在夜间朝着自己淡淡地笑。


那时候,他也如此真实地确信着,一切都会如同时光般淡然如雪,悠久绵长,永远都不会消逝。


“要是一直这样就好了……”不由自主地轻叹。


“什么一直这样?”


“……啊。”听到少女的声音,加州清光才如梦初醒。


糟糕……竟然把自己想的说了出来!!他急急地抬头看着眼前的少女,见对方并无太大的异色,而在心里松了口气。


“清光怎么了?今天心不在焉。”少女坐在他的身边,伸手摸了摸加州清光的头。一刹那,爱染国俊的话又在脑海中回鸣了起来。


明明知道那小子只是在吐槽,明明知道他们就是在开玩笑,自己却不由自主地当了真,分外的在意。他清楚地意识到了那句话的重量,也察觉到了自己那似有似无的情感。他抿了抿唇,拿起茶杯,喝了一大口。


“噗——”


“诶呀呀呀,”UTA见状,毫不犹豫地取出自己得丝帕给他擦脸,“茶水烫,慢慢喝啦。”


近如咫尺。少女身上带着白日里坐在樱树之下读书时染上的花香,清雅而娴静,软软地萦绕在加州清光的鼻腔。她低着头,擦拭着清光的衣襟。如墨的长发入瀑布般披散而下,婉伸在加州清光膝上,滑滑的,有些痒,但又令他想要靠近。


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,挽起了少女的长发。


“嗯?清光?”


“主将的头发真好看。”他捻弄着那长长的玄绸,轻抚着少女的头。


少女的动作停了下来,双手放在对方的胸口。她睁大了眼睛,呆呆地望了他,随即,脸刷的红了。


一瞬间,两人四目相对,竟是不知何故地,双双失了言语。


她注视着他的眼睛,无法自控般,移不开视线。加州清光的双眸,如同陈酿的红酒,引人沉迷,惹人沉醉,深陷其中,难以自拔。


他的眼光是这般深沉和温柔,令她一时间便停止了思想,静止了她的时光。


多久了啊,多久了呢。少女这般想着。似乎已经很久很久,再没有人用这样包容而不带任何杂质的眼神看着自己了。


“啊!主将和清光还没睡啊!……啊咧?”


门口,小小的今剑呆立着,误入般地打破了室内的温情。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退后了几步,脸色微妙地变了变,张了张口,却又什么话也没说出来。


“我我我……我只是去上厕所!”今剑慌慌张张地跑了。白色的头发一晃一晃,消失在走廊的拐角。


两人这才意识到现下的状况,触电般地松开了彼此。


“……那个。”异口同声。


“啊,你(主将)先。”又是异口同声。


“嗯。”短暂的沉默后,UTA站了起来,“那么,今天时间也不早了,我先休息了。清光你……喝完茶也早点睡,那,有事明天再说吧。”言毕,她笑了笑,脸上还有点尴尬,“晚安。”


第一次有些失礼般地,没有等加州清光回答,她便匆匆地走出门,身影湮入了黑暗里。


加州清光安静地望着她离去后,也直起身来,走向门外,盘坐在木台上。院落里,粉白色的樱花在月光的装扮下,仿若夜雪,风儿起身,软软地飞过,呼呼地吹落了一地的春色,弄湿了清冷的晚空。


少女身上的幽香,和她发丝温柔的触感,仍然如此清晰地,在他脑海里回环往复。他曾听她读过一句诗:“婉伸郎膝上,何处不可怜。”稠稠地,和爱染国俊刚才的感叹融合在了一起,化作了加州清光眼中的矛盾与不解。


——清光和主将好像爸爸和妈妈啊。


爱染国俊不知道,他粗线条的一句话,竟然会惹得加州清光如此在意。


加州清光心里非常清楚,他只是一把刀,即便是有了人形,他仍不会改变他的本质。身为刀剑,他无法理解这种似乎唯独人类才会有的感情。无法理解,却又深深羡慕。


他伸了手,抚向圆月。眼看着近在眉睫,实则远在天边。远得不可触摸。


所以啊,明明只是一把刀,明明位卑言轻,却又怎生地,配得生出这般心情呢。


 


【TBC